147股票配资 深圳股票配资网 浙江宁波期货配资 拿铁股票配资网 中摩期货配资 期如意期货配资平台 领跑股票配资 股票期货配资网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如何配资炒股 湖南岳阳期货配资 昭通期货配资 恩施期货配资 股票期货配资资讯 期货配资加盟 福州配资公司 台湾股票配资 昆明股票期货配资 晋城期货配资 炒客期货配资 广元期货配资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石油期货配资 青海股票配资 在线炒股配资 新华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排名 股票配资网 滨州股票配资 盛泽股票配资 杭州期货配资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美牛股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投资 期货配资网上开户 股票期货配资网 百度
新华网 正文
在南极盖房子的中铁人
2019-12-13 09:37:27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11月20日,中铁建工集团的建设者随中国南极科考队抵达南极中山站,开启了第17次南极建设征程。此次中铁建工派出的20名建设者,将承担中山站内陆车库及维修间施工、直升机停机坪施工、罗斯海新站海水淡化设备修复、临建试运行等多项重要建设任务。自1984年第一次踏上南极大陆以来,中国人已在南极科考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2002年,中国科考站开始了大规模拆旧建新,经过16次艰苦卓绝的建设,永久性的中山科考站矗立南极。它的建设者就是来自中铁建工的南极勇士。他们像厚重的基石,深埋南极大地,默默奉献。

?

  中铁建工集团南极青年突击队

  永不磨灭的“南极印记”

  茫茫冰雪,极度寒冷,暴风雪更是家常便饭。“在南极盖房子,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冰雪,再普通的施工都异常艰难。”时任项目经理的刘笃斌回想起了第一次踏上南极大陆的场景。

  那是2002年,刘笃斌的任务是拆除长城站文体栋、发电栋基础、西湖引水桥、泵房等共计300吨的钢材板材。拆除工程,看起来容易,但只要在南极,就没有容易干的工程。和刘笃斌一起拆除旧站房的工人只有他的两个师兄弟。不远处,雪龙号正在卸载这一年的科研物资。一条2米多宽的大冰缝横亘在雪龙号和南极大陆间,如果一不小心造成冰块崩离,机械设备和人员都会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因此,卸载速度极慢,工程用的机械施工设备迟迟上不了岸。三个工人站在与冰雪融为一体的建筑物前,有点傻眼。刘笃斌无计可施,但又不能坐等时间流逝,就带着弟兄,用大锤、钢钎,一点点凿,一点点拆。进度缓慢,但刘笃斌知道没有退路,再苦再难,也要在75天内完成任务。大家开始了24小时轮班作业。累了,就倒在床上和衣而眠;换班了,就揉揉眼睛冲出去。当时正值南极极昼,大风伴着冰雪,刺透他们的五脏六腑。暴风雪把头发、眉毛、胡子都冻上了厚厚的冰碴。寒冷的天气下,大家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衣服一次次被汗浸湿、结冰。强烈的紫外线使他们皮肤变黑、灼伤、结疤、脱落,仿佛结了痂的茄子,走到哪里,碎落的皮肤就掉到哪里。更可怕的是,大家都得了黄眼症,眼睛畏光睁不开,总是流眼泪。刘笃斌有土办法:在冰冷的海水中,睁开眼睛,一下一下地刺激治疗,居然很有效。

  2008年,南极勇士们遇到了施工史上最大的挑战。中山站地区降雪量大,上一年存放的物资、机械和建筑的基础早已被埋在了2米多深的积雪下。为了尽快将积雪清理干净,大家铁锹、铲车、挖掘机所有可以用的工具齐上阵。6个人在狂风暴雪中奋战了5天5夜,终于从2万余立方的积雪中清理出了所有配件和钢结构。在南极,真正适于施工的只有一月份短短的31天。进入2月份,白天正常气温已经下降到-12℃。挂在工地的中铁建工旗帜,被吹成了20厘米的小布条。白天,建设者顶着6级大风艰难吊装。大雪纷飞的夜晚,工地钻机仍在轰鸣。梁柱焊接时,他们趴在钢梁上一焊就是半个多小时,直接和钢梁接触的屁股冰凉凉的,两只脚都冻僵了,一个焊口焊完后,起身活动活动,继续下一个,一焊就是十四、五个小时。

  比暴风雪更可怕的是极夜,因为它带来的是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挑战。“极夜里的暴风雪太可怕了,只要半天,雪就能堆起3米高。大风刮得人都站不稳。”参加过两次越冬施工的罗煌勋说,“极夜是越冬施工最大的考验。”极夜的52天里见不到阳光,连续缺钙和维生素是常见病。他们经常关节发软,身体乏力,原本能扛200斤的人,越冬期间只能扛80斤,其中的艰苦可想而知。长时间超负荷地劳作,体能透支十分严重,每人平均都瘦了十五六斤。“每当躺下的那一刻,大家都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爬起来。我们最大的渴望就是能踏踏实实地美美地睡上一觉,但这个愿望在南极从来没有满足过。”漫天风雪、日照冰山和极夜中那绚烂多彩的极光,这些在人们眼中难得一见的美景,在罗煌勋的记忆里,却是最为艰巨的挑战,也是他心中永远不能磨灭的“南极印记”。

  中山站的科技含量

  “科考站的这些房子里面有好多高科技呢。”项目经理姜秀鹏一提到南极科考站就兴奋了,“科考站所有的施工材料都是雪龙号运去的,每次去南极,项目部至少提前3个月做方案。即使这样,仍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有一次,预制板在运输中磕坏了,只能在现场浇筑。但是南极多变的天气却让他们愁眉不展。刚才还风和日丽,一转眼就是狂风暴雪,一天之内气温能下降10几度。尽管他们采用了一切可能的保暖措施,第一层岩棉被、第二层高质纤维塑料袋、第三层帆布加钢架、中间还加了两个电暖器。但南极就是南极,超低温使混凝土改变了特性,迟迟不能凝固。眼睁睁地看着四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凝固。就在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刘笃斌想起了灌浆料。他按照3:1的配比往相同的水泥中加入灌浆料,做了三个试块,对比混凝土、带灌浆料的混凝土和灌浆料三者在低温下的凝固效果。经过17个小时的连续试验,带灌浆料的混凝土果然早早凝固了,而且硬度丝毫不亚于其他两个试验块。回国后,项目部对从南极带回来的新混凝土做了化验,竟然比国内的混凝土强度高出两倍。这项技术也得到了权威部门的认证,获得了住建部科技评比一等奖。

  在南极“盖房子”讲究多,尤其是对房子的地基要求极为严格,一般要建在基岩上。而这千年的基岩、万年的冻土令工程进展举步维艰。2007年的度夏施工中,刘笃斌再次因为钻机的问题头疼不已。普通的钻机在超低温的情况下很难提供足够的动力,而且故障频发。南极复杂的地形,让他们每钻一个孔,都要重新调整钻机的角度,耗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来为钻机找平。眼看着工期越来越紧,钻机却不争气。刘笃斌和同事们商量,必须就地解决钻机的问题。他们根据这几年在南极施工的经验,决定从改进钻机的动力和平衡系统入手,进行了反复的试验,终于改良出了不受气温和地形限制的“万能钻机”,大大提高了钻孔速度。施工机械化程度的提高,也大大提高了钻孔的精度。他们在综合栋基础施工时还创造了连续钻孔22天、报废4个钻头机械却无任何故障的纪录。

  没有边界的南极责任

  在南极每一个螺丝钉都弥足珍贵,队员们对材料、半成品的保护,就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材料受损,就意味着一年的工程没法干了,所带来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在中山站和长城站老站房的拆除过程中,他们为了保证拆卸下来的零碎物品不被风刮走,不被雪覆盖,采取先里后外的拆除顺序;把拆下的小件物品随时装袋;把拆下的大件物品,分门别类的捆在一起。他们施工完的建筑垃圾、渗入地下的铁锈等,也是一点一点地铲除,一捧一捧地装入回收袋中。每次物品运输完后,还要把雪地上的污迹铲除,还其本色。按照施工要求,清理完现场,工程就算完了,但他们又额外给自己增加了一道工序,每拆完一栋房子,都要平整地基,从远处拉来卵石,铺撒在上面,恢复自然地貌,做到看不出上面曾有建筑物。这样不但增加了作业难度,更增加了数倍的工作量。但他们都认为,不这么做就会在南极留下终生遗憾。国际环保组织曾组织14个国家的代表考察南极的施工现场,代表团对拆除过的房址上看不出任何的建筑物痕迹大为惊讶,对中国人的环保意识大加赞赏,并被作为中国环保经验推荐给国际环保组织。

  中铁建工勇士们是雪龙号上最忙的人。在雪龙号上,哪里有任务,他们的身影就出现在哪里,成为雪龙号上名副其实的“护航使者”。雪龙号出厂时一些气罐堆放在甲板上,他们一手一个,将气罐从船尾搬到了船头货仓;食物冷库没有整理,他们二话不说把食物一一搬到了零下二十几度的冷库;甲板凌乱,他们拿起消防水龙头将其冲洗得干干净净……队员张贵军,从没坐过船的他一上雪龙号就晕乎,三天下来只吃几口饭,就是这样,在雪龙号需要他的时候却一点也不含糊,每次“义务劳动”都冲在前头,船上科考队员开玩笑说,“一天24小时,小张躺床上要晕20小时,但就是这剩下的4个小时,就是为雪龙号挥汗如雨的4小时”。每次船到达中山站后,他们又主动承担了义务卸货的任务,仅180斤重的大油桶就有一千多个,头顶上直升机螺旋桨打下的冰凌击打着他们。队员韩桂军被冰块打得鲜血直流,但由于精力太过集中和寒冷麻木了神经,他愣是没有感觉出来,缝了三针后又马上继续投入搬运工作……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后来,只要船上有事,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找“中铁”,“中铁”在船上成了一个服务品牌,成了能工巧匠的代名词。随船的韩国科考队员深有感触地说:“以前只听说中国有个雷锋,现在从中铁项目队身上体验到了雷锋精神,雷锋出国了!”

  “南极不分国界,谁遇到困难,大家都会赶来帮忙。”2003年,3名韩国科考队员来到站上参观,回程时风浪太大,其中一人掉进了海里。中山站一听到消息,全部人马立刻出动。中铁建工的勇士们也自告奋勇,投入搜寻之中。队员们一起一个挨一个的排查附近的避难所。他们穿着特制的巨人服,翻过了雪山、越过了冰悬崖,爬过陡峭的雪壁,整整搜寻了一夜。终于在第二天清晨,在一个避难所找到了那名爬上岸的队员。“后来,韩国总统还特意发来贺电,感谢我们。”队员吴浩笑着说。

  从2002年至今,中铁建工的南极勇士们16次参加中国南极科考站的建设工作,为中国南极科考工作提供了强大的后勤保障作用,圆满完成了中国南极中山站、长城站改造项目和永久性中山站的建设任务,他们不畏艰难、奋勇拼搏,在强风、暴雪、低温等极恶劣天气的影响,每天完成超过12个小时的工作,被科考队誉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南极勇士”。

  

+1
【纠错】 责任编辑: 门妍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巴黎:香街点灯
巴黎:香街点灯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神奇“不冻河”
神奇“不冻河”

?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296851
百度